作为一个新妈妈,孩子一天天长大,也让我更深刻地理解到那些来找我咨询的父母心。有了孩子,只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给她。而我的丈夫这方面比我更加不太理智。在查出怀孕的当天,他就买了听古典音乐效果最好的蓝牙小音箱和一大堆素描工具,并要求我在家随时打开听古典音乐和画画。孩子还没出生,购物车里已经有如何培养数理和编程的基础知识幼教书籍。

前不久,我偶然和丈夫提起家附近的一家咖啡馆。四五十平米的地方,有一整面墙全是书,看着以哲学书为主。老板是位很儒雅的男士,带着黑框眼镜,穿着衬衫毛衣,乍一看还以为是位学者。他是咖啡师,也是服务员,一个人带着一只可爱的萨摩耶白狗打理着这家店。咖啡出其的好喝,地方也出其的温暖。明明都是些不认识的人,各自喝咖啡看书打字。突然有人看书提到一个专有名词,一时间中国人外国人的都凑着说几句自己的理解,也很有意思。

老板不紧不慢地煮咖啡,拉花,和天南海北的客人们聊聊天。偶尔他太太也会带着女儿过来,也都是很可爱的人。很喜欢大城市里这种为数不多,能让人觉得简单轻松的地方。我对丈夫说,如果有天女儿说她和我一样喜欢烤松饼煮咖啡,那她能开家这样的店,也会很幸福。

丈夫表示一万个不能接受。一代要比一代强,他的女儿说什么也不能去煮咖啡。

他的规划图和无数个刚有孩子的父母一样:挖掘潜能,培养精英。

许多小康家庭的父母到了孩子的中学阶段,才能接受两点对他们来说非常残忍的事实。

金字塔是尖的。
再怎么花钱,孩子似乎也挤不进去尖的那一拨。

见过一些父母无意中做了件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残忍事。在心理上巨大的反差之下,他们在行为上情绪上放弃了孩子。可能孩子一开始只是学习有点退步,每个月花大钱去补习班补了两个学期,越掉越厉害,就觉得自己尽力了,孩子没指望了。可能孩子一开始只是青春期的迷失,就慢慢觉得孩子学坏了,算是没救了。最后,带来的是都孩子滑坡似的自暴自弃。最让人难受的是,老师想拉一把,孩子和家长的态度倒是挺一致。孩子反而说,“我爸妈都放弃我,把希望寄托在弟弟(妹妹)身上了,老师您就别操心。” 家长也是,反正这孩子就这样了,他们算是没信心了。

别对孩子一开始抱有那么大的期望,就像花两块钱买了张彩票就想着什么时候兑现特等奖。也别那么轻易地放弃孩子,明明连深层次的原因还没弄明白就对孩子绝望。

就像好几年后,那个学习退步的家长才发现孩子是因为身体免疫力原因,上课永远无法长时间集中精神。而额外的补习,占用了孩子的睡眠休息时间,无意中让孩子白天上课效率更差。而那个在青春期里迷失的孩子,过了青春期,就自己走了出来。

这个孩子没培养好,恩,再来一个,重新来过。

而没培养好,不是指不能成为普通人,而是指精英。不是精英,那只能是loser,做什么都错。

商业营销们又牢牢把握住了这种心理,还不到三岁的孩子,早教班的名字叫小小CEO。越小,越是敢于往大里说。潜能,还是早一点挖掘的好。

是不是所有人都忘记了?

我们生活的社会,终究是由普通人构成了大多数。

大部分的孩子,也终究要成为普通人。

而成长为一个靠谱的成年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靠谱的成年人会独立思考,不会去拿着身份证拍裸贷,不会挥霍父母的血汗钱去打赏主播,不会不管不顾别人的感受,饭来张口衣来伸手。工作里做好分内事,生活里承担起家庭责任。

普通人要努力工作,普通人也要养家糊口,普通人也要勇敢面对人生的波折,也会拥有平凡简单的幸福。也许不能大富大贵,但有真有几人能做到一生安稳?

先别说幼儿CEO,三岁的孩子先别让家里人追着跑着喂饭吧。

先别说培优班,老师布置的作业能不能先按时做完吧。

先别说成为精英,能不能先让爸妈少操点心吧。

想让孩子成为一个靠谱的人,首先就得落实到一件件小事。口里说着要培养精英,手里一万一万往外砸钱说要别人培养,却不愿意在家庭教育里培养孩子一点一滴小习惯,建立一个好的行为体系。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偷懒。

积极心理学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新的学科。很有意思的是,在知名心理学家斯奈德教授出版的《积极心理学》这本书里,在很大的一个篇幅里提到中国的道家和儒家。

里面提到美国人的价值体系里,追求的是直线;永远是不断向前,越来越好。一旦中间出现了不可预估的失败,人就垮掉了。而中国人有“月有阴晴圆缺”和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”思考问题的传统,追求的是内心的安定,让中国人更容易接受失败,从谷底再站起来,奋发成功。而美国的青少年教育里,目前最火的Resilience(韧性培养),那些培养青少年面对挫折的勇气,其实就是我们老祖先们的真传。

这本书的副标题是“ The scientific and practical explorations of human strengths”(探索人类优势的科学与实践),这里的优势指什么?

是那些家庭教育里被忽略的—成为一个靠谱普通人的品质与品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