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生官压力山大!

今年,Inside Higher ED联合全球知名调查行业盖洛普(Gallup)公司一同给全美336名招生官作出调查,调查结果显示:招生官压力山大了!尤其当问到招生官是否在7月1日前完成招生工作时,不少招生官表示没有。

而去年调查结果显示:只有公立综合性大学在5月1日前完成大多数学科的招生工作,但对于私立学校而言,完成招生工作则是在6月1日前。一年比一年推迟啊!

招生官有哪些招生压力?

除了招生工作进度延期,从对336位招生官的询问中,还有许多其他招生方面的压力:

1.大多数招生官都非常担心能否招满学生。

2.有65%的人表示,他们想招更多外州的学生。而且这个和外州学生的学费比州内学费贵的原因无关。

3.有58%的招生官表示,很担心难以维持目前国际生的人数,也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发现应该对国际生提供更多帮助。

4.绝大多数招生官认为,因为债务问题,他们已经流失了相当一部分潜在的申请者。此外,有90%来自私立学校的招生官表示有此忧虑。

5.约有60%的招生官认为,大学录取贿赂丑闻容易致使学院形容受损,但较少人认为会令到大学形象受损。

6.约有60%的招生官认为学院在招生过程中,应该将种族和民族问题纳入考虑范围,这种考虑尤其得到私立学校的支持。

7.在调查中,约有超过半数的学校表示要有SAT或者ACT入学考试。相比较去年的76%,今年大约有63%的人表示,在未来十年内,大学申请要求不会有太大变化。

8.约有81%的学院招生负责人表示,在候补名单中,只有不到5%的人会被录取。

申请截止日期 一年比一年晚了

根据惯例,每年的5月1日是常规的是否接受学校录取的截止日期,然后学校再根据录取情况,从候补名单中补录部分学生。

往往不少招生官都会在5月1日后松一口气,因为招生工作都快完成得七七八八了。

万万没想到的是,在2019年快到5月1日的时候,只有37%的招生官完成了招生计划。52%的大学虽然在5月1号之后的两个月都在补录,但到7月1号依然没有完成招生目标。

从表格中可以看出,2019年私立院校的本科招生官特别头痛。在5月1日前,只有29%的招生官完成目标,经过一个月的补录工作后,也仅仅只有47%的招生官达成预期目标。
整体而言,在所有高校的招生官,无论公立、私立、社区学院,还是本科、硕士博士的招生,都有50%的学校没能完成年初定下的招生目标。

这时候,调查机构还给招生官们出了道扎心的题:“回想一下,你对学校本年度的招生目标有多焦虑?”

上图的百分比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,高等学历教育的招生情况真的满眼都是无奈。公立大学负责硕士和本科的招生官尤其是焦虑得不得了。

标化成绩

早在2018年,芝加哥大学就放弃了SAT和ACT作为强制性的入学要求,在没有这两项要求下,招生也很顺顺利利。过了没多久,也有些院校选择性地降低考试要求。

我们来看看下图:

有39%的招生官认为,芝加哥大学这一行为会影响其他学校,致使其他院校陆续取消标化成绩的要求。

此外,有43%的招生官表示强烈赞成,SAT/ACT分数应该因人而异,英语作为母语的国家的成绩要求应该比其他国家的成绩要高。但事实和希望的落差,让招生官在招生时感到为难。

另外,有34%的招生官表示,标化成绩容易让生源流失,因为标化成绩会让家长和有潜力的学生感到压力山大。

关于种族、性别的平权行动

不少学校的招生办公室都在关注2018年哈佛大学涉嫌歧视亚裔的诉讼案。

调查结果表明,60%的被调查者表示大学应该在招生决定中考虑种族等因素,而55%的人认为大学应该能够考虑性别问题。

但目前,实际上只有27%的学院在招生时考虑种族问题,18%的大学考虑性别问题。(私立学校比公立学校更会对此作出考虑。)

学生债务问题

学生的债务令招生官头大,有81%的人表示担心学生因为债务问题而放弃申请。其中,91%私立学院招生官有此担心,而公立大学的招生官对此担心的则为72%。

根据下列数据显示,招生官认为本科生在四年学习期间应该经历怎样的债务水平——根据最新数据显示,在2018年获得学士学位的学生,人均负债为29200美元。

统计数据显示,公立机构的招生官比私立学院的招生官更不愿意承受巨额债务。此外,私立大学的学生负债数字还在上升。

46%的私立大学招生负责人认为,3万美元或更高的借贷额是合理的,而两年前这一比例为36%。

而只有16%的公立机构招生负责人认为这种债务水平是合理的。

13%的公立大学招生负责人认为,要求学生借入不超过5,000美元的款项就是合理的。但只有1%的私立学院招生负责人如此认为。

在几个问题中证实,债务问题是阻碍学生申请此大学的最关键因素之一。

州外学生

受自2008年以来不景气的经济影响,美国全国各地学生更多的选择了公立大学,公立大学的资源和资金也更多地用在了本州学生身上。像加州,以往更多的资金走向了本州学生的大学就读,而这类的举措一直备受争议。后来加州大学与州长杰里·布朗(Jerry Brown)达成协议,同意让外州学生在一定范围内获得更多资金。
在2019年的调查发现,有57%的公立大学招生负责人表示,他们一直在寻求增加州外入学率,其中75%的大学获得成功。

然而,更多的公立大学的招生负责人比过去更看重州外学生的素质(或其他贡献),而不仅仅着眼于学费,他们当中只有41%的人表示,州外的学生对学费收入至关重要。

针对国际学生的政策

对于公立和私立大学而言,部分的外州学生招生,就意味着国际生源。58%的招生办对能否保持国际学生人数不变表示担忧。19%的人认为“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和言论增加了招收国际学生的难度”。
在目前的环境下,有51%的招生官表示,他们将增加奖学金,以维持目前的国际生招生水平。这个数字比往年大幅上升。

作为国际学生中的主要招揽对象,中国留学生却总是被签证和入境问题阻碍。

不少学校录取了中国留学生,但因为以上问题,很多中国留学生出现无法按时入学的情况。这无异于让招生工作雪上加霜。考虑到这一点,不少美国学校也渐渐意识到问题严重性,不少学校出来为中国留学生站台,帮助维护权益。

高等教育形象

大多数(91%)大学招生负责人对高等教育的形象表示担忧,强烈赞同或赞同“高等教育需要更好地去诠释获得大学学位的价值”。但是这种高等教育理念依然有很多不受公众理解的恐惧,尤其在文科教育方面表现得最为明显。只有7%的招生官认为,准学生家长能够“理解文科教育的价值”。

候补名单

近年来,候补名单一直是高校老师的关注重点。申请者们怨声载道,一些大学把太多的学生放在候补名单上,在某些情况下,甚至乎比录取的学生还多。

结果显示,近年来,只有19%的高校招生官表示,他们已经从候补名单中录取了5%以上的学生。

18%的学校表示没有从候补名单录取学生。23%学校表示,他们使用候选名单的部分原因是“为了避免拒绝优秀的申请者”。

另外,在调研结果中显示,招生官还担心招生贿赂丑闻、社区大学、美国教育的形象、招生中使用智能招生官等等问题。

真不是开玩笑,你还别担心自己申请不到好大学,其实,美国大学招生官们还更担心你不来呢!

所以呢,各位想要申请美国学校的芝士粉们,在申请的时候一定要自信加淡定,千万不要太担忧,毕竟,招生官大大们还是希望咱们这些国际生多点、再多点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