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名游戏

1. 1983年后的世界

The World After 1983

很久以前有一本新闻杂志,眼看着订阅量太低,收入已经不足以给员工发工资了。为了生存,杂志开始开发脑洞,发布各种排行榜,比如给医院排名,给汽车排名,给游艇排名,给减肥食谱排名,还有,给大学排名。

现在可能很难想象,1980年以前的美国大学,是没有排名的。可能那时候的人们觉得大学没有排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
US News & World Report在1983年发布首个大学排名,此后,这个排名变成了一个年度游戏,被大家玩得风生水起。

据统计,2014年US News发榜当天,杂志网站的全球点击量就接近两千万,作为一本在美国本土的知名度远不如像Time和Reader’s Digest之类的新闻杂志,其影响力让人刮目。

其实从一开始,就有学校对排名这件事情有异议。毕竟,美国大学数量繁多,差别巨大,怎么可能用一个排名来解决所有问题?然而,从学生到雇主似乎都很欢迎一个量化的标准。

 

另一个背景则是,从1973年到1983年十年期间,美国大学录取人数从9.6万人增长到12.46万(增长率接近30%)。

 

随着美国大学的逐步开放(直到2001年911事件),全世界的学生开始把眼光投向美国。

 

而美国的高等教育产业也正驶向最成功的出口产业的路上。现在有了一个衡量标准,大学的商业基因似乎一下子被激活。

 

每年9月新的排名放榜之日,国内的留学圈都会迅速跟进,分析哪些学校跨进或者掉出了前30或者前50;已经在美就读的小伙伴,则想看看自己学校的排名变化几何,或喜或忧。

 

而不少大学校长和招生官们也不敢怠慢,毕竟如果自己的学校上升一个名次,可能就会带来成千上万的申请量。

 

不仅是不敢怠慢,简直是不得不一起玩。

2. 一起玩游戏

Playing the game
上图是US News官网公布的1983首届和2015届排名影响因子对比,可以看出,30年之后,影响因子已经多样化,包含了不少“客观”数据。但是作为以调查问卷形式获得的“学术声誉”因子,仍占了很大比例:22.5%。
那么问题来了:

我们换个方式来问一问:如果某所大学想提高自己的“知名度”,有哪些方法?。”

举个典型的例子:
1996年,排名162名的东北大学(Northeastern University,下图简称NEU)开始了漫长的爬升之路——

小 班: US News喜欢20人以下的小班,NEU就把人数限制在多数课程人数控制在19人内。

 

录取率: 录取率很重要(Acceptance Rate,这个因子在2019年终于被去掉)NEU连接数年调整录取率。

 

选择度: 学生选择度(Student Selectivity)很重要,NEU就开放了Common App申请,加大春季申请(春季数据不计入),同时对国际生免除SAT要求。

 

留存率: 住校学生的毕业率(Graduation Rate)和留存率(Retention Rate)似乎都更高,于是NEU花巨资修建了新宿舍,新食堂(当然学费也是水涨船高)。

 

学术声誉: 为了在“学术声誉(Academic Reputation)”因子上获得好评,一心一意玩游戏的老校长Richard Freeland每逢会议就接触参会的校长,给他们介绍自己的学校。

到2018年,东北大学爬到第40名,一举爬升120多名,成为排名游戏的模范生。

3.作弊

cheating

东北大学提升排名的经历堪称一个“灰姑娘故事”,美国媒体Boston Magazine 去专访东北大学的时候,校长Freeland说, “There’s no question that the system invites gaming(毫无疑问,这个排名系统就是要你一起来玩的).”

单词时间 : Game

东北大学的提升成果让人惊叹,但其手段是在台面上的,毕竟算法就摆在那里。于是一众学校也纷纷效仿,比如为了提升入读率(yield,收到offer学生实际入读的比率,这个影响因子一直保留到2003年),不少学校开始采用ED录取形式(Early Decision 早申请)和大规模的waitlist政策。

在US News排名影响力日益剧增之时,不少学校也“铤而走险”,不惜通过作弊(cheat)来提升排名。

2019年5月,US News公布俄克拉荷马大学(University of Oklahoma )虚报“校友捐赠”数据。2019年学校给的数据是14%,后来又告知真实数据应该是9.7%,并且学校承认自从1999年,这项数据就开始虚报了。

 

同时公布的还有波士顿大学(Boston University)和加州大学河滨分校(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),原因是虚报研究资金。

 

2012年8月,埃默里大学(Emory University)承认虚报SAT /ACT 数据和高中生排名数据,并且从2000 年就开始虚报了。同年11月,乔治华盛顿大学(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)承认他们的高中生排名数据也虚报了超过10年。同年12月,杜兰大学商学院承认他们的录取人数和GMAT均分在之前几年都虚报了。

 

这些并不是个例,一份Inside Higher ED的调查报告显示,超过91%的大学管理层认为其他学校提供的数据造假。

4.少数派

Minorities

来看一下那些不愿意参与游戏的学校:

2005年,乔布斯在斯坦福作毕业演讲,谈到他的大学经历,以及如何把人生中的“点”连起来的时候,说:

“Reed College那时的书法课可能是全国最好的……如果我当初没有去上那门课,今天的Mac电脑不会有那么多漂亮的字体。”

乔布斯提到的Reed College就是没有参与游戏的其中一员,这所学校和斯坦福还是很搭的,两者同属US News大学排名的反对阵营。从1995年起,Reed就停止回复US News发放的调查问卷了,听说还把US News的调查人员请出了校园。

 

在Reed官网(是的,Reed专门开辟了一个详实的页面来批判US News 排名),学校说明原因是“our conviction that its methodology was fundamentally flawed”(我们确信他们的方法论从根本上是有缺陷的)。

 

注意:Reed“反抗”的时候,它在US News文理学院排名前10。2019年Reed的相关排名为第90(US News在网站上注明了Reed拒绝提供资料)。

 

Reed的反抗引来不少支持者。1996年,斯坦福成立了一个声援组织叫FUNC,意思是 “Forget U.S. News Coalition” (忘掉US News联盟)。

 

时任校长Casper写信给杂志编辑说,“作为排名靠前的一所大学的校长,我希望我能有资格劝劝你,这个排名的大部分内容——包括似是而非和站不住脚的的排名公式——完全是误导人的。

 

2018年10月,斯坦福教育研究院发布一份历时10年,跟踪调查高中生人数超过10万的调查报告。这份名为“A ‘FIT’ OVER RANKINGS – Why College Engagement Matters More Than Selectivity”的报告指出,US News排名依赖的“选择度(selectivity)”既没办法预测学生学习程度,也没办法预测毕业之后的工作和生活满意度,学生跟学校的互动(engagement)更为重要。

5.更多排名,更多维度

More Rankings, More Dimensions

US News可能是第一家成功运作排名生意的公司,但绝不是唯一一家。

1990年

美国Money杂志发布首批“America’s Best College Buys”(美国最佳大学投资)榜单。

 

2003年

中国上海交通大学发布首个全球大学排行榜(世界大学学术排名)。

 

2005年

英国《泰晤士高等教育》杂志和QS(Quacquarelli Symonds)公司共同出版世界大学排名(2010年后分开发布)。

 

2008年

美国Forbes杂志发布首个大学排名榜单。

 

2015年

2015年,US News开始发布全球大学排名(Best Global Universities)(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eattle的排名)。

Robert Morse,US News排名的“总设计师”,在回应上述斯坦福报告的时候,表示自己的排名不应该是评估大学的唯一标准,“We have always encouraged consumers to use the rankings as a start.”(我们总是鼓励消费者把排名当成第一步使用。

 

杂志编辑Brian Kelly也曾说,“It’s not up to us to solve problems. We’re just putting data out there.”(我们不负责解决问题,我们只摆数据。)“You can love us or hate us, but we’re not going away.”(爱我们也好,恨我们也罢,我们是不会停止做这件事的。

寄语

新的US News排名通常会在每年的9月份出炉,到时候不免又是各大机构和平台刷屏分析哪所学校凭自己的“努力”帮他们的学生进入“top+数字”的时候。不得不承认US News排名为学生们了解学校确实提供了一个前提,帮助适当地缩小筛选的范围。

 

然而,若想深入地了解学校,单凭一个简单的排名榜是不可靠的。做选择不但要考虑“匹配”也要考虑适合。

 

因此我们几乎每年都在呼吁家长和学生们要理性看待排名,理性选校。建议在选校的过程当中一定要遵从内心,将自己所看重的选校要素做一个排列——学术声誉、学术资源(尤其提供给本科生的)、师资条件、地理位置、吃住条件、交通等都可以纳入考虑的范围。

 

别轻易忽视哪一个环节,在选择自己心仪的学校的同时也是一个深刻自我审视的过程,如此才能真正做到知己知彼,从而为自己争取最大的机会。